女儿太小爸爸进不去,“违法行为不应受认同及支持”香港法治内核当有硬度!

女儿太小爸爸进不去


女儿太小爸爸进不去

原标题:“违法行为不应受认同及支持” 香港法治内核当有硬度!

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林郑月娥9月10日出席行政会议前表示,近两三个月有不少人公开发言,她不评论个别人士的发言,但法治是香港重要核心价值,政府一直坚持,违反法治的行为不应受到认同及支持,政府坚守违法要依法追究的原则。

连日来,多名乱港分子先后被香港警方拘捕。包括乱港组织“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乱港组织“香港众志”成员周庭、反对派区议员许锐宇、前港大学生会会长孙晓岚、“本土派”沙田区议员陈国强、前议员助理邱文劲、以及立法会议员郑松泰、谭文豪、区诺轩等。对于这些人的以身试法,香港及内地多名专家表示,如何依法追究,正考验着香港法治内核的硬度。

三名香港立法会议员涉嫌多项罪行 将承担什么刑事责任?

据媒体报道,香港立法会议员郑松泰、谭文豪、区诺轩三人或涉嫌串谋刑事毁坏罪、袭警罪、阻差办公罪等罪名。这些罪名意味着什么?触犯这些罪名,又将承担怎样的刑事责任呢?

串谋刑事毁坏罪

民建联政策副发言人叶俊远律师:

《刑事罪行条例》第60条规定,任何人无合法辩解而摧毁或损坏属于他人的财产,意图摧毁或损坏该财产,或罔顾该财产是否会被摧毁或损坏,即属犯罪。

香港律师会前会长熊运信大律师:

△熊运信资料画面

如果串谋刑事毁坏罪成立,按照法律规定最高可处10年监禁。

阻差办公罪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马恩国大律师:

《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228章第23条规定,任何人抗拒或阻碍依法执行公务,或获合法授权或合法受雇执行公务的公职人员或其他人执行任何公务,或抗拒或阻碍他人合法地协助上述公职人员或其他人执行任何公务,均可处罚款1000港币及监禁6个月。

袭警罪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

△田飞龙资料画面

《侵害人身条例》36条B规定,袭击、抗拒或故意阻挠在正当执行职务的任何警务人员或在协助该警务人员的人,即属犯可循简易或公诉程序审讯的罪行,可处监禁2年。

同时,《警队条例》63条还对袭警罪作出规定,任何人袭击或抗拒执行职责的警务人员,或协助或煽惑任何人如此袭击或抗拒,循简易程序定罪后,可处罚款5000港币及监禁6个月。

身为香港立法会议员,如果被定罪或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

专家表示,香港立法会议员身份并不能让他们在司法上豁免。议员是“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秩序下产生的民意代表,肩负民主立法和维护特区宪制秩序的重大政治责任。议员纵容暴力犯罪,不断以自身行为挑战“一国两制”底线,严重违背了当选的法定忠诚条件,构成违背就职宣誓的行为。

民建联政策副发言人叶俊远律师:

根据香港基本法第79条,如果在香港境内外犯下刑事罪行,判监超过一个月以上,立法会议员又有三分之二的人通过要解除郑的议员职务,他会失去立法会议员的资格。根据立法会条例,如果判监大于三个月的话,他五年内都不能再参加立法会议员的选举。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案以及香港本地的《宣誓及声明条例》,即便这些议员最终不被定罪判刑,也可能触及违反誓言的违法性而受到法律追惩和政治问责。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马恩国大律师:

在程序上是经过立法会的秘书处,通知立法会主席,某个议员已经被定罪了一个月以上的监禁,然后由立法会主席决定要不要把这个作出一个提案,就是让全体的议员去投票看有没有三分之二去通过,去褫夺他这个人的资格。

先拘捕后保释 司法受诘问! 保释到底有何依据?

据了解,目前被拘捕的乱港分子中有多人已经被保释,这受到不少香港民众的诘问。法律专家介绍,保释是有严格条件的,要看疑犯被控的罪行是否严重、控方证据是否足够、答辩理由是否充分,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他要给法院作出承诺:不会重犯等。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马恩国大律师:

保释要本人或者他的代表律师向法院提出,法院主要要看保释之后疑犯会不会归案,以及疑犯潜逃不归案的可能性,就要考虑怎样让可能性减少,比如说扣留他的旅游证件,看他在这几个月里面有没有外逃的可能性,他有没有外国的居留权。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副教授:

在香港法治遭受非法暴力冲击的特定时期,保释应当从香港法治整体权威及秩序重建的角度审慎思考和决定,不应当按照普通刑事案件的常规因素操作,否则可能造成放纵犯罪以及嫌疑人脱逃的后果,影响法治正义的实现。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马恩国大律师:

对于“暴动罪”等一些产生非常严重的社会后果的行为,如有证据显示被告可能会再犯,法官就不应做出同意保释的决定,而“现在有一些被告,前一天被控暴动罪被法官保释后,第二天就又出去再犯”。

香港法治内核当有硬度!

专家认为,这种乱港分子可以“轻松保释”的怪现象,在香港乱局中不断上演,凸显香港法律在应对暴乱方面存在的明显缺陷。田飞龙副教授表示,在此前的非法“占中”和最近的“反修例”风波中,这种偏袒表现得十分明显。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副教授:

香港法官普遍秉持与西方一致的法治理念以及关于自由和权利的价值观,因此在涉及香港社会比较重要的社会运动的案件中,法官通常会表现出对抗争者权利的偏袒。

《大公报》等媒体认为,香港各级法院大量聘用外籍法官,这些人存在政治介入司法的问题。

法治是香港重要核心价值,我们不禁要问,当司法有了偏袒,社会正义从何而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