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在人线香蕉观看免费视频,从央视一哥到国外摆地摊,他在时代洪流中寻找人的意义

““
伊在人线香蕉观看免费视频

原标题:从央视一哥到国外摆地摊,他在时代洪流中寻找人的意义

来源:海那边,作者Mr海

01

从央视一哥到国外摆地摊

1992年除夕,主持过《新闻联播》多年,曾是“央视一哥”的薛飞,带着满满的行装,只身踏上了前往匈牙利的飞机,前去与妻儿团聚。

当时,随着东欧一些国家与中国开始免签,国内掀起了一股去“东欧淘金”的热潮。

早就想跳出体制,出国闯荡的薛飞,因为身份特殊,经批准出境需要走复杂的流程,就先让自己的妻子去打前站。于是,妻子王羽拿着探亲签证,飞往匈牙利投奔亲属,后来薛飞的儿子和岳母又跟了过去。1991年末,经中国中央电视台台长黄惠群同意,薛飞办理了手续,正式离开中国中央电视台。

候机时,薛飞看着北京城的万家灯火,听着电视里传来春节联欢晚会的声音,他心情复杂,几年前,他也主持过这档中国人年夜饭一般的晚会,他更是每天晚上7点,出现在中国亿万观众必看的《新闻联播》节目中。他的慷慨激昂,他的低回婉转,他的字正腔圆,他的潇洒自如,通过这份工作传遍了整个中国,他的所有荣誉也是这份工作带来的,可现在,他真的要离开了。

前路渺渺,君问归期未有期。

唯一让他迷茫复杂的心情为之振奋的,是在飞机上读到了邓小平南巡讲话。

1992年2月初,邓小平同志在巡视广东时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讲话”:“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

这种醍醐灌顶,一言千钧的讲话,让薛飞看到了祖国的希望,让他的心中多了一份温暖。

他想起曾和朋友们在聚会上朗诵的一首诗:“当我的紫葡萄酒化作深秋的露水/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我依然固执地凝望着血的枯藤/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薛飞,1958年出生在北京一个部队家庭,父亲是总政歌舞团的舞蹈演员。所以薛飞从小就在部队大院成长,后来他看姜文拍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他说,那时候部队大院的小孩,没人管,夏天爬到房顶上远眺,冬天去什刹海滑野冰,还真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但童年的无忧无虑很快结束了,上高中时,薛飞身边许多伙伴都“上山下乡”,正当他以为自己也要下放到农村去时,国家恢复了高考,他考取了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中央电视台。

因为十年的教育断层,人才紧缺,薛飞这样的毕业生一到中央电视台就可以担任正式的主播,几年后,他成为《新闻联播》的主播。

但思想开放的80年代,出国是中国年轻人追求进步的必经之路。

来到匈牙利之后,薛飞先是和别人一起开了家餐馆,没过多久,跟合伙人闹矛盾,餐馆经营不下去了,为了生计,薛飞不得不和妻子一起在街头摆地摊。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更何况是在异国他乡,一家老小等着薛飞养活。曾经的“央视一哥”,只能放下脸面,用曾经播报新闻的嗓子,在街头吆喝叫卖。

“最难的是开第一声”。薛飞回忆说,“但喊出了第一声,也就自然而然了”。

02

摆摊的过程

也是修行的过程

但薛飞毕竟是名人,是每天7点出现在中国最重要节目上的主持人。尽管身在布达佩斯,依然有人认出了他来,还引来了许多国外记者的前来采访。

日本NHK电视台,就是那家以拍摄纪录片闻名的电视台,觉得薛飞的故故事是一个非常好的题材,于是派了记者来采访他。

薛飞知道日本记者想要问他什么问题,虽然他也有满腔的委屈和不满,但并没有把这种负面的东西让日本人拍去,他一边摆摊,一边给旁边的日本记者讲了个故事。

这个故事出自古龙的武侠小说《浣花洗剑录》:古代日本有一位武士来到中国,败在一位中原高手手下。回日本后,他放下了武士刀,当街卖起了烧饼。大家都说他的意志已经被摧毁了,但击败他的中原高手说,这人以后会非常厉害,他原来习武只为求胜,结果走上了偏执的道路,练得自己人性全无,而武功本质是用来展现人性境界的技艺。后来这位武士再来中国,高手都被他打得一败涂地,他的人性境界已被武士在卖烧饼时的潜心修行中超越了。

薛飞用这个故事告诉日本记者一个道理,他离开中国,离开《新闻联播》,但他的意志并没有被摧毁,他摆摊的过程,也是修行的过程,他通过摆摊,获得了原来在央视没有过的经历,也有了前所未有的新感悟和突破。以前他只是组织的“传声筒”,是“喉舌”,但现在,他要在时代洪流中寻找人的意义。

当一个曾经风光过的人,能够放下脸面,把暂时的落魄和苦难当成是一种修行,那么他注定不会长久的落魄。

薛飞和妻子起早贪黑地摆摊,有时还会遇到匈牙利的“城管”,和别人吵架起冲突,但就像他最喜欢的那首诗一样,他“相信未来”。

一段时间过去,薛飞通过摆摊有了一定积蓄,开了一家商店,后来又加大了投资,开始了国际贸易的生意,规模也逐渐扩大,几年后,他在匈牙利买下一栋占地700多平米的别墅,过起了悠闲的日子。

薛飞把这种日子称为“提前过上了老年生活”。

当时他就想,不行,我才40多岁,我还能干。

匈牙利已经从淘金的地方变成了休闲养老的地方,要摆脱这样的生活,他想到了回国。

2001年,薛飞把家搬回了中国。9年的漂泊,游子终于回家,中国社会也因为1992年后再次坚定了“改革开放”的国策,经济上突飞猛进。

薛飞不想再做生意了,他要做教育,要培养更多优秀的新闻传媒人才。

03

在时代洪流中寻找人的意义

2003年,薛飞和中华女子学院合作,开办了播音主持专业,自己担当教学工作。他的身份,再次发生转变,从一位归国华侨商人,变成了一位新闻传媒的教育家。

说起新闻传媒,薛飞是经历了中国新闻传媒的一个特殊的时代。

1978年,中国的电视行业刚刚起步,整个中国只有央视一个频道,那一年诞生了《新闻联播》,逐渐地,内容开始多元化起来。

本来许多人并不看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毕业生,因为十年教育断层,人才基本损失殆尽,重返教坛的老师又没什么实践经验,能带出多好的学生呢?

可是,这些人低估了被压抑十年后绽放出来的思想火花,正是这群不被看好的年轻人,给了中国电视一个辉煌的起步。

那时的央视属于“初生牛犊”,开拓进取,锐意改革。单单是一个《新闻联播》的片头,从1982到1990年就改了6次,最早的开场画面是一座发光的信号塔,后来是经纬线铺成的地平面,再后来是中国地图,然后是转动的地球……再后来,《新闻联播》有了延续至今的片头曲。

那时的央视,聚集了一批有深度,有想法,有魄力的年轻人。

薛飞说:“那个年代,国家各项事业刚刚转型,人们工作中既带有计划经济时代习惯性的纪律,又带有对未来的殷切希望,所以利益与心态上的矛盾也少。”

这种风气不仅仅是在《新闻联播》里,还影响到了更多电视传媒的工作者。主持过“春晚”的薛飞,见证了那个时代小品、相声的辉煌。不管是牛群、冯巩的针对社会现象的讽刺,还是陈佩斯、朱时茂解构“正面人物”的荒诞幽默,无一不让今天的“相声小品”黯然失色。

正如薛飞多年前在匈牙利的地摊上跟日本记者讲的那个故事一样:原来习武只为求胜,结果走上了偏执的道路,练得自己人性全无,而武功本质是用来展现人性境界的技艺。

我们的文艺工作者们,在市场经济化之后,一度只追求利益,追求名誉,追求安全,有些人就走上了偏执的道路,弄出来的作品“人性全无”,而他们忘记了:搞文艺、做传媒的本质,除了宣传之外,更是用来展现人性境界的技艺。

诚然,在时代洪流面前,个体的力量微不足道,甚至没有人不是被时代洪流裹挟着前进。但你在“无法改变潮水的方向”之时,至少还能坚守底线,这样才是人之为人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