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市上一只鹰仔多少钱,学女明星“吃草减肥”的人,都变瘦了吗?

黑市上一只鹰仔多少钱


黑市上一只鹰仔多少钱

原标题:学女明星“吃草减肥”的人,都变瘦了吗?

我是一只没有感情的羊

论当代狠人的样子,戒掉奶茶已经不算什么了。

真正对自己够狠的,是那些只靠绿油油的生菜叶子果腹、还能微笑面对生活的人

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别问,问就是要减肥。

这也是轻食沙拉在当代年轻人中形成一种潮流的原因——谁不想瘦呢?

所以,尽管轻食的概念很广,但在中国发展至今,它已经被默认为:新鲜蔬菜水果,低油脂低热量的肉,高纤维的谷物杂粮,混成一份看上去就很健康的沙拉,吃完透心凉那种。

通俗点说,其实就是各种没有味道的草,配上几块看起来不会长肉的肉。

右上角那份沙拉酱的热量,减肥的人可能并不想知道

更高级一点的,则少不了口感宛如放大版小米的藜麦,和在海内外都听起来谜之高级养生的奇亚籽、鹰嘴豆……

等等你正常吃饭时绝对不会端上饭桌的生僻食材

这么吃下来,很少有人还能笑得出来。

因为每个要减肥的人,都早已习惯了大鱼大肉的中式口味。突然选择清心寡欲的轻食,无异于上演“味同嚼蜡”的现实版。

这些人吃沙拉时,往往都是快速地吃完里面的肉,然后对着一盆翠绿翠绿的草陷入沉思:

我生理上明明是一只猪,为什么活得像一只羊?

更惨的是,羊吃草还好歹有人喂,我却是倒贴钱体验在食物链底端吃草的生活,这究竟是为什么?

真是欺师灭祖。

这些靠轻食减肥的年轻人,还常常陷入一个奇怪的怪圈。

最近流行吃轻食减肥,跟谁学的?大多是那些肉眼可见瘦成麻秆、然后po出自己减肥食谱的女明星。

但是,人家的减肥餐,其实就那么几样东西,每样都是两口就能吃完。

而我们普通人号称减肥的轻食,好家伙,用一个比脸还大的盆装得满满当当,不知道的以为在吃蔬菜版满汉全席。

编辑部某同事午饭实拍

但即便分量这么大,能够暂时果腹,它带来的满足和欢愉却又像爱情一样不持久。

毕竟当代年轻人之能吃,可以一天到晚嘴不停,火锅能吃俩小时,一晚上能续好几摊儿。

而区区一顿沙拉,吃再多分量可以忽略不计的菜叶子,可能也不够塞牙缝的。

于是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吃了一顿健康的保底,人的思想就开始松懈。

多少在中午12点吃完轻食的社畜,肚子和精神会在下午3点同时达到崩溃的巅峰,然后在自我欺骗中掏出手机,打开外卖APP……

给自己点了个奶茶配蛋糕的下午茶,心里还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照这种自欺欺人式减肥法,能瘦吗?大家心里显然都相当有数。

但难吃的、令人毫无幸福感的沙拉轻食成了年轻人生活不如意最大的背锅侠。

为什么我这么胖?为什么我这么忍饥挨饿了还是不瘦?为什么我要吃草把自己弄得心情这么差?为什么没有人爱我?……

在胃里翻滚的冰凉触感,就是压死我们这些暴脾气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是只有中产才吃草了

三四年前,当轻食这个概念刚在国内火起来的时候,吃它的人可没有这么多凄凄惨惨戚戚的内心戏。

最开始,它其实被视为中产阶级的身份标签。率先被轻食门店包围的,无一不是繁华的都市白领聚集区。

毕竟众所周知,中产的餐桌上不能嗜甜,钟爱充满了健康气息的苦。

于是,羽衣甘蓝的苦涩,牛油果的生鸡蛋味,冷三明治吃完后从内而外的清新脱俗,共同构成了中产阶级餐桌的三大阶级壁垒。

其实从轻食的普遍定价就能看出来,它的调调与精致生活如影随形——价格一点都不轻,透过精美的图片都能闻到人民币的清香。

但到了现在,可不是只有为了维持中产身份的精致白领才会主动选择吃草。

深入城市血脉的外卖,和大量闻风而来的商铺,早已开始打破性冷淡风装修的轻食门店赋予中产自我身份确认权利的闭环。

一个睡到中午12点才起的大学生,也有可能因为忏悔昨晚火锅吃得太油,而在起床后缓缓点一份价格不菲的沙拉,在不开灯的寝室里细嚼慢咽,蓬头垢面。

中产生活所重视的健康与精致,其实正在下沉到连中产的门边都没摸到的95后和00后中。

减肥,并不是这届年轻人“明知草难吃,偏向沙拉行”的唯一理由。

吃草,有时也是年轻人检讨自己饮食过于油腻、生活习惯过于放纵的负荆请罪,是当代苦行僧自我惩罚的修行。

毕竟,人们开始有健康危机意识的年龄不断往前提,连20出头的年轻人都开始担心自己的血管中流动的是奶茶和油。

虽然手里没有中产的钱,心里却间歇性地有了中产注重养生与健康品质的思维。

这也是为什么大数据显示,往往长假结束后人们点外卖选择吃草的欲望会大幅提升——小心翼翼地吃这么一顿根本不是为了快乐,而是为了减轻曾经吃得过于快乐的负罪感,可以说是相当功利。

和美食完全相反的轻食,其实就是年轻人眼里的洗胃。

而另一个能让人把吃草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恐怕就是拍照发朋友圈好看

水灵灵的、明亮亮的色彩,精致的餐具和摆盘,颜色相衬的桌布,精心挑选的滤镜……

能拍出这么一张图给自己在朋友圈的“精致少女人设”“健康养生达人人设”加分,吃草吃得胃里冰凉也值了。

就如同轻食门店性冷淡装修风格透出的高级感让精英白领心安,轻食的视觉效果和带给人们的心理暗示,其实也非常贴近当代年轻人最热衷打造的岁月静好、精致ins风。

而一把草、一把水果就能向它靠拢,堪称模仿想象中的小资生活时最没有门槛的事情之一了。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流行吃啥

其实,这两年突然流行的许多风潮,都符合“中产心态下沉”带来的追求。

轻食的概念火了,各大品牌便开始纷纷效仿推出类似产品,连卖“垃圾食品”的肯爷爷都有模有样地开了亲妈认不出来的轻食门店。

对精致生活的想象,也蔓延到了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细节。

比如现在你打开一个以记录生活、画风唯美见长的vlog博主,会发现他们镜头里的早餐很少出现豆浆油条肉包子。

牛奶泡麦片,水果摆一盘,吐司烤两片,酸奶倒一杯,这已经成了当代年轻人(值得拍照的)流行早餐的样本。

你也不知道它为啥就是“元气满满的一天的开始”的标配,但一夜之间它确乎成了“更精致、更健康、更懂生活”的流行标杆。

这几年莫名在国内火起来的牛油果、藜麦、奇亚籽等高大上的食物,也无一不是借着这股追求健康与品质的东风。

就连你不觉得跟山东大樱桃有啥本质区别的智利车厘子,也会让人稀里糊涂地获得一个它好像“更值得贵”的印象。

有时候人们其实也分不清,自己跟着潮流改变了吃东西的习惯,到底是因为真的喜欢,还是只是想在别人都说好的流行风潮中,得到“我也在追求健康、用心的生活”的安全感?

但很讽刺的是,有些我们觉得向中产靠拢的生活品质升级,可能只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一厢情愿。

之前BBC有部纪录片《健康饮食的真相》,在国内也引起过热议,就是因为它通过一些实验和数据,打破了人们对流行的“超级食物”的迷信。

比如传说中释放热量更慢的藜麦,其实和普通的珍珠大麦并没有明显的差异。

再比如谷物麦片、水果酸奶、培根鸡蛋这三种早餐搭配,人们一般倾向于认为前两种是更健康的。

但实验结果却表明,它们给血液输送的葡萄糖总量是差不多的。

但这种知识,似乎没有什么存在的市场。

就像当初牛油果这种陌生但富有神秘感和高级气息的食物靠着营销在中国走红,当它被科普其实热量比想象中高之后,依然还是在精致饮食界占有重要的地位。

这些散发着极简主义气息的食物,是否真正健康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它们已经成了当下的一种文化符号。

既然如此,它就更像悬浮在人们生活上空的一层滤镜,而不是一种真正持续的刚需。

谁也不知道,下一阵风来的时候,人们的胃和钱包又会向谁敞开呢?

还是肉好吃……

同意的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