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脱下裙子坐在我的巨物上,李玮锋:我知道赢大连后有人质疑 计划挽留4名租借球员

老师脱下裙子坐在我的巨物上
老师脱下裙子坐在我的巨物上

直播吧12月2日讯 本赛季中超联赛已经结束,天津天海在李玮锋的带领下提前一轮完成保级。近日,李玮锋接受了天津媒体的专访,谈到了自己接手球队以来的点点滴滴。

谈到接受天津天海队

“我们主场赢了大连一方队之后的那个晚上,我觉得特别疲惫,就想早点回家,从10月7日接了球队之后,天天脑子里都是球队的事,不可能不累。回家之后,跟我妈妈、我太太聊了一会儿就睡觉了,手机上好多信息都是转天早晨才看到的。”

“实际上国庆节后计划让我接队的时候,我没跟我妈妈、我太太商量,直接就答应了,她们都是看到新闻之后才问我,是不是这样,我告诉她们‘是’。怎么说呢,这就是我自己的一个选择吧,说有点像‘赌’也行,我也知道球队当时的情况,另外干不好会背锅什么的,不过换个角度说,我跟这支球队不是刚接触,在一起已经很久了,我对队伍很有感情,所以下决心其实也没那么难。”

“好像是在河南输了球之后吧,我妈妈在网上看到了我的照片,问我‘你现在怎么这么多皱纹,这么显老’,当时我也只能跟她笑笑。

大胜大连一方的比赛引发争议

“踢球那么多年,欠薪、保级,各种情况我都遇到过,但是今年天海队的情况,无论是球场外的还是比赛中的,仍然是我没遇到过的。”

“我知道,我们赢了大连一方队之后,有好多质疑比赛、指责我们的声音,其实我想说,一个赛季踢下来,我们队在比赛中有过那么多我们都想不通、理解不了的经历,怎么我们争取主动赢了一场球,就要被这样推测和评价呢?更何况,如果只对比本土球员水平,我们是高是低,我心里最有数。”

“整个这一年,我们队没有‘砸钱’,没有什么所谓的泡沫,每一笔花费都有据可查实实在在,包括赛季中二次引援,客观的困难,让我们不可能重金买大牌球员;包括我们教练组,组成非常仓促,基本就我、刘学宇刘指导、郝海涛郝指导,人员也是中超各队教练组人数最少的,可能我们有很多的坎坷,不过我一直和队员们讲,这也要当作自己职业生涯中的财富来对待。”

“保级之后,在球场我眼睛湿润了,新闻发布会我也有点哽咽,这都不是因为保级了,而是想到了我们队一路走来的经历。

谈到管理球队

“以前做球队管理的时候,可能每个赛季也就开局阶段、中期、尾声几次‘考试’,但是自从接手球队,每一场比赛都是考试,因为我们要抢分、我们要保级,容不得我们调整控制节奏。甚至每一天,我们都希望球队能有变化,都要考虑怎么把大家的状态调整好、每个位置安排哪个人最合适。”

“不过哪怕压力再大,有一点我始终在坚持,就是要让队员们内心安静下来,感觉在队里有奔头儿,真心想好好踢球,另外关起门来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对外,我一定要给队员们最大限度的尊重包括尊严。”

“为了让大家精神起来、紧迫起来,我也有着急上火的时候,在队里拍过桌子、砸过杯子,罚过散漫的队员站在场边看别人练,像联赛最后一阶段开始前跟泰达队热身,我们短时间内连续丢球,回到休息室我就跟他们急了,不过换到人前,我从来都说他们是最棒的……”

“为了解决好几个外援合理登场、认真投入的问题,我干脆把他们几个叫到一起聊,给他们讲清楚战术安排,让他们结合战术要求和自己伤病情况,商量着决定谁打首发更合适……”

“联赛最后阶段有些天,我们练得特别好,队员们训练都特别投入,张成林就是在定位球争抢的过程中,意外锁骨骨折的,后来我总在反思自己,应该是有安排不合理的地方,假如训练强度再减点儿,让他们再放松点儿,可能就不会有这个意外了,但是张成林没有一点抱怨,住院还给我们大家发信息鼓励我们,反而也成了我们的动力。”

对于下赛季计划

“联赛最后阶段,我总和队员们说,只要做好今天该做的事、想想明天要做什么,就可以了,别说明年怎样,连后天的事都不要想。不过大局已定的时候,别说他们,我自己都在问自己,球队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可以这么说,我们队现阶段立足下赛季该做的事,任何一件都没有落下,队员们的假期要求布置了,收队时间确定了,冬训安排做了,甚至下赛季的人员构成框架都设计了,6名租借球员,我们计划起码挽留4人,我们球队今年国内球员的能力不差,明年的联赛牵扯到一系列改革,假如这支球队能够有保障地平稳过渡到明年,再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和资金情况在内外援方面做好补强,一定是有希望的。”

(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