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很白但是下边特别黑,被读者嫌弃的腰封背后,是编辑的心血挣扎

女朋友很白但是下边特别黑


女朋友很白但是下边特别黑

原标题:被读者嫌弃的腰封背后,是编辑的心血挣扎

腰封无非一个广告

有的甚至是言辞恳切的自我介绍

真不愿意为广告成本买单的

那也请一视同仁聊聊各类综艺的广告赞助

社交平台推广这些更高的隐形成本吧

作者 | 竹光侍

来源 | 做書 (ID:zuoshu2013)

如果要在读书人中问卷调查“最讨厌之物”的话,腰封应该能够高票入选。对于腰封的声讨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回潮”一下。而腰封也成了一本书“翻车”的重灾区之一,比如不久之前读客版的《追忆逝去的时光》(腰封称“本书曾有一个错误的译名——《追忆似水年华》”,豆瓣评分跌至2分)。

几天前,@作者永恒之火 的一条声讨图书腰封和外封的微博,再一次在读书人中引发热烈回响,被点赞了4万多次,转发1.7万多次。不少人借此热点一吐胸中积郁已久的对腰封的怨念。

这条微博将外封也视为“腰封的延伸”一并diss:把所有的信息都写在分离式封皮上,拆下封皮,书的主体封面背面书脊一个字都没有,看一眼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书。

这样“扩大打击面”的吐槽引发了深有同感的读书人的集体共鸣。因为“内外两张皮”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图书的装帧标配。

与以往对于腰封的控诉不同的是,@作者永恒之火 这次提出了一个颇值深思的观点:腰封这东西放在书店的时候,非常醒目,非常有效,但问题在于,现在网络售书的销售量已经超过线下销售了啊。有多少网络买书者是被腰封吸引的?

他得出的结论是:某些出版社的思想还停留在有好封皮或好腰封书籍销量会提高的古老年代?

虽然读者群体团结在这条微博下面群情激愤,然而出版业者面对“又来了”的声讨,在再一次苦口婆心地解释之余疲惫且心酸。

一頁folio的@逃亡者的恰恰 在微博中展示出“近期里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做出来的几本书。毫不羞愧地说,每本腰封都很精彩,值得挺直腰杆。”

毫无疑问,精确提炼出一本书的灵魂的腰封完全可以是锦上添花的“加分项”,设计美学博主@骷翮不是鸽只是累鸟 就认为:“腰封、外封能够增加一本书籍装帧的“完成度”,而且可以呈现设计多样性”。

当然,连出版人都不得不承认的是,腰封并非是一种设计的必要,而是一种设计的妥协。

正如@知书少年果麦麦 所言:“在这样一个书不是必需品的时代,薄利的出版方,是需要通过这样一些工具,来吸引大众的注意力的。如果直接印在封面上,又破坏了书籍设计的整体美感,于是就有了腰封。

在他看来,“腰封就是出版方读者之间的桥梁”。而南京先锋书店则进一步指出了腰封的“目标受众”——腰封的作用在于书不仅仅是卖给已知这本书的人。

相比于其他一眼可知的商品,除了书名之外,一本书还要通过腰封来自我介绍,用一句话提炼出书中宇宙的万千气象,吸引读者深入其中。

天知道编辑在这方面倾注了多少心血。他们只是为了让一本书与更多的灵魂相遇,捕获更多知音。可想而知,面对读者对于腰封的集体声讨,他们内心中升起了辩护的冲动。

然而,微博中提到的网络销售不再需要腰封的质疑也不容回避。毕竟,今年上半年,实体书店的市场份额已经滑落到了35.9%。为了在实体店中吸引读者的腰封,在更有冲击力、自由度的网店宣传页,社交网络上KOL们的自发推荐面前,似乎除了给读者徒增困扰外,不再必要。

为了日渐式微的实体书店销售,保留这种“过时”的装帧设计真的值得吗?

乍看上去,这样的质疑非常有力——装帧设计应该随着渠道的转移而进化,做书的人不能再固步自封了。我一开始也被这样的逻辑说服了,但仔细一想,问题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虽然实体书店份额节节败退,但依然是一本书最重要的曝光渠道之一,且对于线上销售的助推必不可少。一旦一本书在书店“隐身”(无论是没上推荐位还是设计不抓眼),很可能在互联网上也会销声匿迹。

“腰封无非一个广告,有的甚至是言辞恳切的自我介绍。真不愿意为广告成本买单的,那也请一视同仁聊聊各类综艺的广告赞助和社交平台推广这些更高的隐形成本吧。”

正如微博用户@跫音不响答答答 所说,腰封对于一本书来说是最低成本的广告,离开了书店这个渠道之后,即使没有了腰封,买榜、买推荐的“隐形成本”可能会更高,也会导致更严重的两极分化。

相比之下,书店中各自奋力介绍自己的腰封、外封显得“书书平等”,每一本都有被读者眷顾的可能。而在推荐位和搜索位极为有限的图书电商,是被二八法则支配的冷酷世界。

你可能也想到了针对电商渠道定制“纯净版封面“,虽然有少数“电商专供版”已经开始这样操作了,但对于大部分图书而言,由于电商渠道与书店渠道的双向流动性,以及成本的考量,这样的“定制封面”并不现实。

这让我想起了一直以来对于电子书的怨念——电子书照搬纸书封面,在指甲盖大小的方寸之内,封面的设计之美根本无从体现。

直到我了解到大部分电子书的惨淡销量之后,才意识到重新设计封面会是一笔不必要的成本,而且没有几个电子书读者是被封面吸引的。“恋物癖”不是电子书的目标用户。

只有不依赖线下、电商销售的出版品牌,才有底气做到完全“去腰封化”。@读库快乐胖胖 就颇为骄傲地表示:腰封,把书做小,做轻薄,这些事儿,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希望我们能坚持下去。

“把书做小,做轻薄”又会勾起读书人对于另一装帧趋势的痛心疾首——精装化。如读库那样小开本、简单装帧、轻薄平装的书正在绝迹,越来越多的书都走上了硬壳精装的过度设计之路,让我们离文库本的理想越来越远。

图片来源:公众号“莫昭的日常学习”

不得不说,如同腰封、外封一样,“精装化”藏着出版业的的另一种心酸无奈。只有精装化才有理由不断推广定价,以应对动辄“腰斩”的电商折扣,同时保证实体书店的销量。读库因为是自营网店销售为主,才不会被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

所以,在面对着线下线上渠道的双重撕裂,面对着电商折扣大刀频砍与纸价飞涨时,出版业的挣扎会明明白白地在书籍装帧中表现出来。

当然,读书人没有义务去体谅做书人的苦衷,追求最佳的阅读体验无可厚非。只希望读者在抱怨腰封、内封的同时,能对这样“无伤大雅”的妥协多一些宽容和理解。毕竟,我们在同一条风雨飘摇的船上。

对于做书人而言,即使在这样多方催逼的夹缝之中,在难上加难的平衡探索中,请多为读者考虑一些,至少坚守不制造恶俗腰封的底线。